江皓然

初三党,佛系更文

【瑞金】那束光

  ◎病态瑞×阳光金

    ◎原著向,刀子警告

    ◎私设:格瑞很少直视金的眼睛


    当光芒来到你的身边,你是否会紧紧抓住?

  当你狠下心来去他离去,但他依然环绕着你,你会再次放手吗?

  「不会的。」格瑞心中道。

  他本应生活在复仇的深渊,但一束光改变了他的生活。

  他曾经逃避过躲藏过,甚至用他充满罪恶的双手,将其推到深渊中——那个他生活的,密布黑暗的地方。但光终究是光,他仍旧不改其耀眼的本质。来到他身边。

  

  

  「我本可忍受黑暗,如果我从未接触过光明。」

  格瑞本以为他已经懂得了这个道理,但当他看见金满身是血的躺在自己怀中时,他似乎才真正懂得这句话。

  “金,你怎么了?金?”平时清冷的声音中带着丝丝的沙哑和颤抖。

  没有像往常一样听到元气满满的回答,格瑞颤抖的双手抚摸上了金的脸颊,略显冰冷的温度穿透手套直击格瑞的感觉器官。

  似乎是感受到了格瑞的触碰,金睁开了眼睛。

  “格瑞……”

  平日充满朝气的,好似天空般的蓝色眼眸失去了精神和活力,只余一片黯淡。

  “太好了!我……终于……救……格瑞。”支离破碎的词语从金的口中冒出。

  格瑞死死的盯着金,如果是平日的金一定会很开心,因为他的发小终于愿意直视他了。但此时的他早已失去了往日的活力。

  沾满鲜血的手伸向格瑞的脸庞,那一抹血色在格瑞眼中格外刺眼。指尖还有碰上格瑞的脸,似乎就有了下滑的趋势。

  格瑞连忙伸出手把它握住,指尖残存的温度透过薄薄的手套,却无法温暖冰冷的格瑞。

  金看着这一幕,勉强的勾起一抹微笑美好的笑容在此刻却显得无比悲凉。

  那双载满光芒的眼睛终究还是闭上了。

  

  

  格瑞双眼无神地看着这一幕,突然他轻轻摇了摇金的手。

  “金,别闹了,快起来,别再恶作剧了。”说着,他又晃了晃金。

  他在期盼,他的期盼着这个活泼的少年,下一秒会跳起来紧紧抱住自己,他甚至能够想象到金笑嘻嘻的说:“哈哈,格瑞,我这次恶作剧成功了!”

  可是,金终究没有醒来,这终究不是一场恶作剧。

  

  

  是啊,这凹凸大赛终究不是一场游戏,或许这是神的一场恶作剧,却引得无数人趋之若鹜。

  有人为了利益……

  有人为了力量……

  有人为了乐趣……

  凹凸大赛中埋葬了太多太多的人,不缺像金这样单纯善良的人。或者说它所葬送的性命中,最不缺少的就是像金这样的人。

  「为什么要把金推离自己的身边?」

  「为什么一定要让金真正认识的凹凸大赛的残忍?」

  「为什么……」

  格瑞不断的反问自己,他的心中或许早已有了答案。

  他明白金的魅力,只要身处黑暗的人就会不自觉地被他吸引。金拥有一种独特的魅力:他就像神遗留在世间的光,温柔耀眼,可以照在每个人的心间,让人不禁想追逐他,想抓住他。

  而他格瑞想的是什么?他天真可笑的认为把金推出去,让他认识到凹凸大赛的残忍,让他知难而退,再加上金那独特的人格魅力,可以保他性命无虞……

  可是,他忘了,他忘了金的倔强,他忘了更多的人在得不到这束光时,会选择把它毁掉。




  「我都做了些什么?」格瑞机械的挥舞着双臂。烈斩已经覆上了一层隐隐的血色。他看见一个人就杀一个人。

  「凶手,凶手,他们都是凶手杀害金的凶手!」

  「可是他格瑞才是害死金的最大凶手。」格瑞躺在地上这样想。他已经理解了。身体支撑不住倒下了。

  “格瑞,格瑞,你没事吧,格瑞?你还好吗?”

  耳边似乎有金充满忧虑的声音传来。

  「原来,我已经到了幻听的地步了吗?」格瑞自嘲的喃喃道。

  罢了,哪怕是幻觉也好。他也想再见见金一面……

  

  

  “格瑞,太好了!你终于醒了,格瑞。”

  格瑞沉默的看着金,金早已适应了自家发小的冰山属性,就絮絮叨叨地将事情说了一遍。

  原来,他,格·大赛第二·兼职金的幼驯染·瑞也有中幻境的一天。

  耳边传来自家发小充满活力的声音:“格瑞,你不用担心了,我已经打跑他啦!格瑞,我厉害吧!嘿嘿嘿……”

  「不过,倒让他想明白了一件事。」

  格瑞原本冰寒的紫眸中似乎多了些什么,可能是深沉的偏执。可能是盈满了的病态。或许是心中的潘多拉魔盒打开了吧。

  “嗯,我走了,金。”

  格瑞对金的态度有些软化了。或许常人听不出来,但身为格瑞的发小金能够感觉出来。

  金开心地追上了格瑞,再次缠上了自己的发小。但在深格瑞身后的金所看不到的是。格瑞的眼中充满着阴翳,好似暴风雨前的天空,深沉压抑却又暗藏风暴。

  如果给你自由,换来的是死亡,那就锁在我的身边,由我来保护好了。


评论(2)

热度(23)